首 页 | 文 学 | 戏 剧 | 音 乐 | 舞 蹈 | 美 术 | 书 法 | 摄 影 | 曲 艺 | 杂技魔术 | 电视艺术 | 民间文艺 | 文艺理论
    >>文艺创作活动
 
文艺创作活动

 

 

 

何开粹先生《灵渠赋》的美学特色

 


时间:2019年1月23日  来源:桂林日报  2019年01月23日第七版

 

  兴安县历史悠久,自然风光秀丽,人文底蕴厚重,由于秦始皇派史禄修凿了灵渠,又由于红军长征过兴

安取得了湘江战役的最后胜利,居然两次改写了中国的历史。古县兴安和秦凿灵渠因此而蜚声中外,在华夏

简册中光耀夺目。

  为此,着名辞赋家、诗人何开粹先生用其生花妙笔和浓墨重彩,对千古灵渠作全方位、全景式、多视

角、宽领域的描绘与吟咏。古县因灵渠而享誉天下,灵渠因名赋则溢彩增光!

  细细品味仅有1094字的《灵渠赋》,我们不难发现赋作所蕴含的美学特色。

  整体与局部有机结合所展现的结构美

  《灵渠赋》共分7段。第1段为赋的开头,也是全赋的总括和纲领。作者写道:

  五岭之表,楚越之交。兴安灵渠,碧水淊淊。穿越湘桂走廊之原野,吐纳湘江漓水之波涛。北与万里长

城国宝并辉。西与古都江堰名气同高。久享世界奇观之盛誉,堪称华夏文明之高标。

  简洁数语,便把灵渠之优越地势、历史地位、美名盛誉,作了经典概括和高情赞美。

  第2至6段,是第1段的分述、深化和细化。其中,第2段赞灵渠之奇和灵渠之功。第3段赞历代先贤修渠

之绩。第4段赞灵渠四季之美。第5段赞灵渠人文底蕴之厚。第6段借历代文人之口,进一步礼赞灵渠。第7

段,是全赋的结尾,讴歌兴安改革开放之成就,展望兴安未来之愿景。作者写道:

  美哉灵渠!两千年历史跨越,新世纪容光焕发,为改革宏图增色,为中华锦绣添花。

  综上可知,全赋首尾呼应、中心贯通、段落联结、内容递进、层次分明。如同剥笋,逐层深入,片片推

进,使赋作呈现出一种均齐、和谐、完善的结构美,表明作者有很强的文章架构与文字驾驭能力。

  铺陈与抒情有机结合所展现的情感美

  何开粹先生的《灵渠赋》,将真情挚意融入写景、叙事、咏史、议论之中,从而使赋作展现出情感美,

令读者感奋、激越难已。请看该赋第4段对灵渠四季美景的描绘:

  春来夭桃吐艳,翠柳生烟;夏至碧波耀金,鱼跃于渊;深秋桂子飘香,蜂舞蹁跹;隆冬梅花竞放,至性

天然。……时时景美兮,处处情牵。游斯渠也,或豪情万丈,或快意无边,此中情趣,难以尽言。

  作者因景动情,融情入景,情景交融。通过对灵渠四季美景的生动描绘,体现出作者对灵渠自然风光乃

至桂林山水的景仰、盛赞、挚爱之情。景美情美,二美兼具,感人至深,诱人神往。

  在《灵渠赋》的第5至6段,作者详叙灵渠人文胜迹、名人轶事,如数家珍,娓娓道来,形象生动,给人

以正能量的熏陶、启迪和警示。作者通过对灵渠历代人文重点和亮点的揭示和描写,抒发了作者对清官德政

的褒扬之情,对贪官劣迹的贬斥之情,以及对社会贤达、文人雅士美诗善行的赞赏之情,等等。

  作者在《灵渠赋》中所抒发的情感既是多元、多层的,更是真挚、深刻的,而贯穿该赋首尾、始终的情

感主线,则是对古兴安、古灵渠的热爱与赞美,对新中国、新时代的拥戴与讴歌,这种情感被升华到美的高

度,故能给读者带来美的震撼与享受。

  诗情与画意有机结合所展现的境界美

  赋是介于诗与散文之间的一种特殊文学样式。它讲究平仄、对仗、押韵,但又没有律诗和对联那样严

格。

  何开粹先生的《灵渠赋》,运用诗家和画家的笔法,对灵渠的自然与人文、历史与现状作了详尽而生动

的叙述和描绘。它展现在读者面前的,是一种情景相融、诗画合一的优美境界,更是一种文学、美学、哲学

三者合一的高雅境界。请看《灵渠赋》第6段对历代名人游览、赞美灵渠的描写:

  谢玄晖探秘,曾溯湘漓之源;张九龄放舟,喜伴越鸟夕还。张孝祥见筒车木枧而悯农,范成大察铧嘴乳

洞发赞叹。刘克庄严关赏冬雪,解学士陡河扬风帆。袁子才吟“江到兴安水最清”,俞安期歌“枕底涛声枕

上山”。李宗仁捐款南陡阁,笔书“陡河云汉横”;田寿昌联题杏亭柱,诗赋抗战豪情生。陶铸蹲点花桥,

古渠整修一新;沫若词发宏论:灵渠堪匹长城。

  这段赋文,历数12位名人,连用12个典故,宛如12首优美诗词、12幅绝佳画卷。你看,有天、地、人,

有山、水、舟,有诗、词、联,人与天(自然)合而为一,诗与画融为一体,把读者带入如诗如画、如梦如痴

的绝妙境界,给人以境界绝美的超级享受。

  藻饰与排偶有机结合所展现的语言美

  藻饰和排偶,是辞赋的基本特点,也是辞赋显着的美学特色。

  所谓藻饰,指的是赋作用语的遴选、修饰,使其辞藻华丽、奇巧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·诠赋》中提出作

赋要求“丽辞雅义”,有质有体,以风轨为贵,有益劝戒,这是辞赋创作的千秋谠论。

  所谓排偶,是指语言运用上的排比、对偶(对仗),这也是赋作的基本特点和显着的美学特色。赋作中运

用排偶,可使语句整齐、语义丰赡、语音靓丽、节奏明快,大大增强赋作的美感和艺术感染力。请看《灵渠

赋》的以下排偶句:

  飞来灵石,托起蟾宫月桂;泄水天平,弹奏伯牙琴弦。

  湘漓三七分流,蛟龙掀浪;陡门卅六束水,雪瀑争喧。

  柳荫竹影,掩映民居会馆;亭台水榭,依傍茶楼酒家。

  以上几组文句,基本上采用上四、下六句式和上六、下四句式,对仗大体工整,跌宕起伏,变化多样,

令人读后心弦为之扣动、心神为之愉悦、耳目为之一新。

  何开粹先生的《灵渠赋》,对藻饰和排偶的运用灵活多样、恰到好处。它既是汉赋尤其是南北朝赋表现

手法的直接继承,又是在新时代、新形势下对赋作传统表现手法的推陈出新。藻饰与排偶的有机结合、巧施

妙用,把《灵渠赋》的语言美,升华到感人醉人、至善尽美的高度。

  声调与押韵有机结合所展现的音韵美

  精于律诗格律的何开粹先生,在《灵渠赋》中对声调的掌控、平仄的运用,自然是轻车熟路、挥洒自如

了。例如,他描绘湘漓二水南北分流:“漓水从猫儿山起步,南行款款;湘江自海阳山滥觞,北去汤汤。”

他赞美灵渠的秀丽风光:“鸟鸣山上,啼声百啭;马嘶桥下,流水千涟。”他钦仰灵渠的四贤三匠:“崇祠

祀四贤,彰显为民造福之德政;芳冢眠三匠,褒扬舍生取义之民风。”他称赞灵渠新貌对游客的吸引:“四

海客来,无不陶醉岭南风情;史禄魂归,亦当惊叹盛世繁华。”……

  上述一行行、一句句音调铿锵、平仄协调的赋句,与律诗、对联相比,各有千秋。有的赋句如“崇祠祀

四贤”与“芳冢眠三匠”,“啼声百啭”与“流水千涟”,分明就是不折不扣的律句和联句。

  除声调外,《灵渠赋》还讲究押韵,作者在这方面也下足了功夫。综观全赋,共用73韵,其中平声韵

67个,仄声韵6个。从总体来看,《灵渠赋》用韵有以下特点:基本上押平声韵;隔句押韵,一个段落往往

一韵到底,极少换韵;韵脚放在句末,韵脚用字一般不重复。所有这些,都表明作者对赋的用韵规则有精准

把握,并能别出心裁、创新运用。

  声调与押韵的有机结合,极大地增强了赋的音韵美感和“铺采摛文,体物写志”的表现力和感染力。

 

 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365bet现金国际网_365bet最新官网备用网站_365bet足球数据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 桂林市临桂区西城中路69号创业大厦西辅楼6楼 邮政编码:541002

                  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桂ICP备17011000号-1  E-mail: glswlw@126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技术支持:中移铁通有限公司桂林分公司